外贸知识

反垄断密集推进 美科技巨头与政府博弈加剧

  美国反垄断行动愈演愈烈。继6月中旬公布五大反垄断草案后,当地时间23日,美国众议院又推进数项反垄断措施。美国媒体报道称,为了避免被分拆命运,美国科技巨头正努力劝阻政府推进相关措施。

  反垄断法案密集推进 

  当地时间6月23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审议了6项反垄断法案,多旨在控制大型科技公司不断膨胀的权力。

  司法委员会民主党主席、美国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在开幕词中称这些法案是“历史性的两党一揽子法案”,旨在“控制最具统治力的公司在互联网上的滥用行为”。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讨论,委员会以29票对12票决定大幅增加司法部反垄断司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这两个反垄断部门的预算。此外还将增加对最大规模合并案的诉讼费。这些措施已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该委员会还以34票对7票通过了一项法案,确保州检察长提起的反垄断案件仍会留在他们选择的法院审理。

  委员会随后又讨论了一项法案,要求平台允许用户将其数据转移到其他地方。

  在当天审议的其他法案中,有两项法案针对亚马逊和谷歌等巨头公司为其他企业创建平台并与这些企业竞争的问题,有一项要求这些企业出售竞争业务,而另一项则要求平台不要偏袒自己的业务。还有一项立法要求不得展开任何合并,除非能证明被收购的公司与之不存在竞争。

  此前,当地时间6月1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公布了五项草案,主要目的是推进反垄断改革,重塑美国科技巨头商业规范,剑指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等四大巨头。其中, 《终止平台垄断法案》针对的非法冲突包括:任何激励企业偏袒自己的而不是竞争对手的服务或使用该平台的潜在竞争对手处于不利地位的任何事情;《美国选择和创新的在线法案》禁止占主导地位的平台让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优于平台上的竞争对手,禁止其他类型的歧视行为,禁止主导平台使用在其服务中收集未向他人公开的数据来主张他们竞争产品,以防止巨头提供自己的产品或服务偏好或“在线挑选赢家和输家”;《平台竞争和机会法案》禁止旨在压制竞争威胁的收购,或旨在扩大或巩固在线平台市场力量的收购;《通过启用服务交换法案增强兼容性和竞争性》限制占主导地位的平台利用其多种业务类型的控制来给自己带来不公平的优势和劣势的竞争对手,通过降低进入壁垒及企业和消费者在转向新供应商时的成本,促进更多公平在线竞争;《合并申请费现代化法案》更新合并申请费,为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提供资金以采取必要的反垄断行为。

  巨头面临“瘦身”分拆命运 

  去年秋季,美国结束长达16个月的反垄断调查。最近,拜登政府准备推进终止平台垄断法案。

  新法案将专门针对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和美国月活用户超过5000万的平台,禁止这些平台拥有和经营存在利益冲突的业务。

  民主党人普拉米拉·贾亚帕尔的提议将允许联邦政府发起诉讼,以迫使四大科技公司出售被视为“利益冲突”的业务。这将意味着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巨头需要进行分拆,所有这类公司都可能因不合规而面临分拆。

  贾亚帕尔表示,不能相信大型科技公司会自我监督,即使加强了联邦监管也可能不够,因此必须强制分拆。他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这不仅仅关乎亚马逊,还事关四大科技公司的垄断权力。对于在多个平台上运营、存在利益冲突和业务竞争的公司来说,以压制竞争的方式使用权力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冲动。”

  另外,他还提及了谷歌和脸书公司在广告平台的主导地位,这两家公司吞噬了大部分在线广告收入,加速了报纸和其他地方新闻机构的衰落。

  美国竞争企业协会的高级研究员伊恩默里表示,这些措施可能意味着大型平台将需要关闭其应用商店,如出售没有任何应用程序的“空白手机”,或者剥离其手机部门。

  此前,还有报道称,根据一项反垄断法案,亚马逊会被迫出售其价值颇高的物流服务部门。

  科技巨头加紧游说抵制 

  据多家外媒报道,科技巨头的高管、说客、十多个智囊团和由科技公司付费的宣传团体蜂拥到国会办公室,给议员及其工作人员打电话和发电子邮件说,如果这些想法成为法律,将给行业和国家带来可怕的后果。

  《纽约时报》报道说,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亲自致电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其他国会议员,要求他们回击这些法案。《纽约时报》援引五位知情人士的话称,库克警告佩洛西,这些法案若“仓促”通过,将扰乱苹果利润丰厚的服务,伤害消费者。据一位知情人士说,佩洛西要求库克“确定对这些措施的具体政策反对意见”,据报道,发言人佩洛西也反驳了库克。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的报道称,谷歌和亚马逊指责议员们的做法会伤害小企业。亚马逊和谷歌在当地时间22日就呼吁司法委员会对这项立法作出让步。

  谷歌政府事务和公共政策副总裁马克·伊萨科维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不反对新的监管,但警告说,“这些法案要求我们降低服务质量,防止我们提供数亿美国人使用的重要功能。这一切都会极大地破坏美国的技术领导地位,破坏小企业与消费者建立联系,并引发严重的隐私和安全问题。”

  亚马逊公共政策副总裁布赖恩·胡斯曼也认为,这会对消费者和在该平台上销售的中小型企业产生重大负面影响。“超过50万家的美国中小企业通过亚马逊的市场谋生,如果没有亚马逊的客户,这些第三方卖家将很难为自己的业务树立知名度,并获得相当的收入。”他还说最终可能提高消费者的价格。他说,“委员会在推进这些法案方面的行动速度太快了。”

  “反垄断法应该促进竞争,保护消费者,而不是惩罚成功的美国公司,”脸书公司发言人说,这些法案低估了科技领域的激烈竞争,包括来自外国公司的竞争。拟议的法案并不能解决消费者互联网不断变化的挑战。

  科技企业支持下的行业团体也都表示,这将阻止这些公司经营大众化的消费服务,最终伤害小企业和企业家。行业协会科技网络组织(TechNet)的成员包括这四家巨头。21日这个协会致信司法委员会,要求该委员会举行听证会。TechNet和其他十几个倡导团体还签署了一封信,警告反垄断小组委员会主席兼副主席、众议员戴维·西西林和贾亚帕尔提出的两项法案对消费者服务业的负面影响。

  另一个反对其中一项法案的团体是美国国家风险投资协会(NVCA),其成员包括几家科技公司或其风险投资部门。NVCA表示,它反对其中一项新法案,该法案将把举证责任转移到主导平台上,以表明新的合并不会违反反垄断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政府必须证明一项交易会减少竞争并损害消费者,一些执法倡导者表示,根据现行的判例法,这些交易很难有效进行。NVCA警告称,初创企业将是受到此类法案影响的企业。

  一些反垄断专家认为,执行反垄断法案存在障碍,其中最大的障碍是司法机构,无论是打破垄断还是停止收购,执法者必须在法庭上胜诉。这一切都不容易。

  一些投行人士则预计 ,大型科技公司的结构不会受到重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