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知识

消失的百万货物

消失的百万货物

在福建厦门,一家贸易公司把出口的货物运进了码头,准备装船出海,然而一个星期以后,他们发现,集装箱原封未动,而里面的货物却不翼而飞。为了寻找这批消失了的货物,厦门警方揭开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这件事被称为厦门1・22诈骗案。

丢失货物的李辉耀
在厦门,我们见到了1・22诈骗案中的当事人之一――李辉耀。当时就是他负责处理的一批货物被人骗走了。据李辉耀说,他做进出口贸易这行已经8年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遇上了诈骗。

李辉耀:

糟透了,开玩笑,这批货在我手上出了事,价值那么多,我怎么办。当时心情真是非常糟糕。

事情发生在2003年农历春节之前,李辉耀所在的和承公司有一批价值两百多万的运动鞋,打算出口到中东。因为公司不在厦门办公,李辉耀就把货物委托给一家代理公司――中正商航办理运输手续。因此李辉耀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工作任务就是送这批货安全出海。约定的货船是1月19号出海,他一直等到22号,中正商航还没把装船手续给他。

李辉耀:

货代说不好意思,提单还没核对好。

提单其实是一种已经装船发货的凭证。只有拿到这份凭证,李辉耀的工作才算完成了。按照李辉耀多年的经验,货物出海一天之后,提单就能核对完成。现在船都走了三天了,中正商航还说提单没对好,这不由得引起了他的怀疑。于是李辉耀到装船的码头去询问,他这批货是否真的装上了船。

李辉耀:

码头的配载室说你这批货没有送来配载(装船)呀,你6个柜子在码头,这些柜子在码头里面。

定好的那条货船已经出海了,可集装箱却还堆放在码头,李辉耀觉得蹊跷。

李辉耀:

我说你(中正公司)赶快去查,你这是开玩笑的,6个货柜呀,几百万的东西,我说你赶快给我查,到底是问题出在哪里?

犯罪嫌疑人黄毅斌
问题出在了哪里呢?焦急等待的李辉耀没能等到中正公司的回话,反而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

李辉耀:

他说,小李呀,你这批货可能是丢了,有可能是丢了,我说不是在码头里吗,他说现在很多警察都去码头了。

当时到码头去的是厦门市公安局水上分局刑侦大队的干警。在正打算开货箱的时候,李辉耀也匆匆赶到了。于是,李辉耀和警察一起打开了柜门。

警察陈冬宁:

它当时柜子还加锁的,我们就把锁打开,打开以后,柜子比较凌乱,整个柜子是满的,我们推箱子以后觉得很轻,就是一推就可以推得进去了,按道理说,他货满的话,不可能推得动的。

腾走货物的货箱
刑警们开始使劲推货箱,这时,令人吃惊的一幕场景出现了。

警察陈冬宁:

他把整个柜子全部都卸掉,然后用一小部分装在这个箱子的前沿,箱子的前口部分,箱口部分,制造一个假象,就是箱子打开以后,认为货还在,实际上里面全是空的。

刑警们打开了李辉耀的全部货柜,6个集装箱一模一样,只有前两排码着货物,箱子内部都被掏空了。李辉耀公司价值两百多万的数万双运动鞋,不知去向。

6个集装箱,一夜之间就成了空。要知道,这批货当时已经进了码头,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负责看管。而货物总量多达几万双鞋,6个大集装箱,又是谁有这种本事,从管理人员的眼皮子底下把这么多东西给弄走了呢?

在李辉耀堆放货物的象屿码头,中控室里有十几台监视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对码头的每个角落进行监控。不管是谁做了任何手脚,都会被看得一清二楚。而出入码头的大门有专人把守,无论是车辆还是人员的进出都要检查登记。在这种层层把关的地方,货物怎么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不见了呢?

码头:

货主说,货物有问题,他要退运。

原来,这批货曾经脱离过码头的控制。据管理人员介绍,(字幕)1月18号,也就是货船出海的前一天,有家专门的拖车队,拖走了李辉耀的这6个集装箱。一天之后又把6个箱子给送了回来,只有这一天,货物消失在码头的监控之外。也只有在这二十四个小时,集装箱才可能被人腾空。然而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天的空挡,李辉耀怎么也想不明白。

李辉耀:

办案刑警沈群
这批货已经进了码头,就等于说这批货是进了海关的监管区,你要把这批货弄出来,要给海关写申请,海关同意了以后,海关会派相应的人员检查这批货,才能让你运出来。

李咏平:

(货物)出场的时候,还要受到海关的一道防线的防备,海关内部有一套联系单,联系码头的单子,核对了之后才能放行。

现在,码头确实已经放行,货也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李辉耀开始怀疑,是不是海关在监管方面出了问题。

李辉耀:

不是货主,你凭什么把我的货调出去?

然而与海关交涉过后,李辉耀失望了。海关拿出了当时办理的整套手续,有申请单位,有货物资料,是哪几个柜子要退运,号码写得清清楚楚。看来拖走货物的人已经掌握了李辉耀这批货的全部资料,所以手续办理得没有任何问题。那么这个来拖货的人会是谁呢?是谁泄露了这些货物资料呢?会不会跟中正公司有关系呢?

李辉耀:

我就赶快去问中正货代(公司),我说怎么回事?你们也是一级货代,你们怎么会做这样子,当时那个业务员告诉我,他们是委托另外一家环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知道其中还牵涉到一家环宇。

中正公司终于说了实话。原来,他们在接到和承贸易公司的订单后,瞒着李辉耀,又将货物转手委托给了环宇公司。也就是说,真正负责这批货物管理的是环宇公司。那么会不会是环宇公司出了什么问题呢?

警察沈群:

马上打电话给环宇,环宇张志坚经理,张经理,手机怎么打都打不通,怎么联系就联系不上。

在中正公司业务员的带领下,警察到了环宇公司的办公场所――厦门西堤别墅125号805室。然而迎接他们到来的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房间。

警察沈群:

连一张纸条,一个纸条都没有了,所以说里面那些什么电脑、道具都全部拿走掉了。

(资料画面)人去楼空的环宇办公室,门上还挂总经理室、业务室、财务室的牌子。警方随即去了工商局,却被告知环宇这家公司根本没有注册登记。此时,警方已经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突然消失的环宇公司精心设计的骗局。那么环宇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中正公司又为什么会跟他合作呢?记者来到了中正公司进行调查,但是诈骗发生后,公司管理层全部换了新人,对当时的事情都不清楚。于是记者辗转找到了当时的经办人周小姐,不过,她并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正式采访。

周小姐:

你早跟我说我就不过来了,我一上电视后来对我的影响太大了,你们不晓得,连我们香港客户在国内都看到,我连客人都丢掉了。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经过我们多方劝说,周小姐只同意在原来环宇公司的门口,跟我们聊聊当时的情况,从她简单的讲述中,我们知道了中正公司会跟环宇合作最根本的原因。

周小姐:

他们的运费很好,当时价格非常低。

周小姐告诉我们,2003年1月13号,他们在网上看到一条消息,一家名叫环宇的公司发布的一个集装箱运费比正常要价低了一千多块钱。

(图表)当时李辉耀给中正的运费是每个集装箱一万三千元人民币左右,而环宇的价格只有一万出头,如果把这批货转包给环宇,6个集装箱中正就可以赚到近万元的差价。

虽然受到价格的吸引,但毕竟是从来没合作过的陌生人,中正公司并没有轻易就相信环宇,他们还派周小姐和另一名业务员来到环宇的办公室,进行了一番考察。

周小姐:

那个位子摆的电脑,很多的文件夹摆在那边,应该是有八九个人,有男有女的,有女的打字小姐坐在电脑旁边打字。当时我们联系的那人在经理室,我和我们那个小吴,说进里面谈,我们就进去。

周小姐声音压模拟画面:

在他那个房间里头挂了很多的执照,很多七七八八的挂在那里。

经理室内的年轻人自称叫张志坚,周小姐清楚地记得,他的脸上似乎受了伤,贴着一块创可贴。经过十多分钟的交谈,这位张经理完全取得了周小姐的信任。

周小姐:

专业术语说得比我们还溜,说真的。

公司有模有样,工作人员看起来也很有水平,应该是值得信赖的。更何况,只要轻轻松松转一次手,就能赚到近万元,于是中正公司不再犹豫,决定和环宇合作。随后环宇顺理成章地提出,让中正公司把李辉耀的资料给他们,由他们来办理报关出口等手续。

周小姐:

(环宇)是这样说的,他说如果他来报关的话,就能掌握配船的问题,我们想那也没什么关系。

当时在中正公司管理这批货物资料的是朱军。

朱军:

我们(中正公司)的一个负责人跑来找我,把资料拿过去,/我说为什么要拿走,他说这个以后再给你解释。

为了做成这笔生意,中正公司把这批货的资料交给环宇。因为这个行业的惯例是认单不认人,拿到了资料就可以控制货物,于是和李辉耀有多年交情的朱军多了个心眼,他和李辉耀商量了一下。

朱军:

我就打电话给小李,说怎么回事,他说不行,

李辉耀:

我说我这批货指定在你这边报了,你怎么让别人把报关资料拿走。

朱军:

我们又把它(资料)拿回来了,

因为李辉耀不同意,朱军就把资料又要了回来。此时,为了拿到资料骗取货物的环宇,声称要继续合作,就必须把资料给自己,想想就要到手的运费,中正公司没有再坚持。

朱军:第二次(中正公司)张副总亲自过来,他从我这里拿走,我也不能不让他拿。

就这样,环宇弄到了李辉耀这批货物的全部资料。自以为能做一笔挣钱生意的中正公司当然想不到,一张诈骗的网已经编织得天衣无缝。

李辉耀:

拿走报关资料就是为了骗这批货,资料他拿在手上,等于说他在控制(这批货)。

现在,环宇诈骗的全过程水落石出。

1月13号,环宇利用低价吸引来了中正公司,随即以公司假象取得了他们的信任――1月15号,环宇从中正公司手中接来了李辉耀这笔业务,鱼上钩之后,环宇开始收网,骗来了李辉耀的报关资料;――凭着这些资料,只用了一天,环宇就办妥了集装箱出场的全部手续――1月18号,环宇雇车队把6个集装箱从码头拖了出来。拿到集装箱后,环宇公司打开了柜子,把里面的货物掏空,只在门口摆了两排货箱掩人耳目。做好了伪装之后,凭着货物资料,环宇又轻易地把6个集装箱重新拉回了象屿码头。利用这6个空箱子瞒天过海,为自己争取更多逃跑的时间。

李辉耀的6个集装箱就这样又回到了码头堆场,直到警察开箱的那一天,没有一个人想到过,箱子里竟然还藏着一个骗局。环宇公司是怎么把李辉耀的6箱货物骗到手的,我们现在已经很清楚了,惟一不知道的就是这伙骗子是谁,被骗走的价值两百多万的货物现在在哪儿?这个问题同样也摆在了厦门警方面前。

接到报案后,厦门水上刑侦大队成立了专门的1・22专案组。因为环宇公司没有注册,专案组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公司的信息。而中正报案时提供的环宇的经理张志坚,经过调查也是一个假名。看着人去楼空的环宇公司,专案组只能从这个空房间入手。

警察沈群:

西堤别墅125号这个房子到底是谁的?从房间找到物业,从物业就找到了承租人。

在这份房屋租赁合同上,警方找到了租房人,他叫林佳。只要找到林佳,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能查清楚了。

警察沈群:

有一个手机号,一张身份证。我们把身份证去检索一下,是假身份证,把手机去查一下,是无机主。

十多天辛苦得来的最后一个线索也断了。案件的侦破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专案组不得不另劈蹊径,寻找新的方向。

警察沈群:

我们有一个想法就是那么多的货,应该是转移或者销赃的过程中绝对是会出现纰漏,会被群众发觉。因为“鸿星尔克”都有专门的网点,这么多货他不好销。我们就说抓住这个机遇,就把这件事公布于众,让大家都来检举,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2月12号,专案组根据林佳的身份证以及李辉耀的货物样本制作了悬赏令,给提供线索的群众奖金1到3万元。很快专案组成员的电话就成了热线。

警察沈群:

我(凌晨)二三点三四点的时候,手机还在响,还给我讲。我老婆说,你干脆就搬到值班室里面去,你不要睡也不要吵别人,你干脆就搬高值班室里面去。

悬赏令很快就起效了。第二天上午,沈群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

警察沈群:喂,杏林派出所。

电话是杏林派出所打来的,在他们的辖区内,有群众发现了来历不明的货箱。

(资料:现场)

在杏林区的一家民宅里,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黄毅斌,这个脸上有一道伤疤的人也就是环宇公司的经理,化名张志坚。正是他伙同几个朋友,开了环宇这家空壳公司,在网上发布低价航运代理费,吸引顾客上钩。在杏林区和集美区的两处民宅里,警方搜查出大批货箱,里面全是“鸿星尔克”运动鞋。经过李辉耀的辨认,这批货物正是他们不见的那批。经过清点,所有丢失货物一件没少。

记者来到厦门的时候,黄毅斌被关押在厦门市第二看守所,面对记者的镜头,他选择了沉默。

黄毅斌:我不接受采访。

只用了二十多天,被骗走的货物就找回了,亏了警方迅速破案,货主才没有丝毫损失。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掉以轻心。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黄毅斌曾经自费到大学进修过计算机专业,还在货代公司工作过三年。因此他不仅对货物出口的每一个环节了如指掌,对每个人的心态也有深刻的认识。低价能吸引客户上钩,指定报关行可以骗取资料,把资料按在手里就瞒过了海关。而中正公司的疏忽大意,则成就了他的骗局。面对这张精心设计的诈骗网,找出避免和防范的办法才是最重要的。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货物出口涉及了定船、装箱、运输、报关、装船、甚至仓库堆放等十来个环节,而这所有的工作都在短短的三、四天内完成,因此发货人或者货代公司都不太可能每一笔业务都从头到脚跟踪,自然就形成了目前贸易和航运的惯例,“认单不认人”,货物资料和各种单据成了货物交接的凭证。而海关、码头各个关卡其实也是根据资料和单据来对货物进行控制,所以说真正能保证货物安全的是保管好货物资料和各种单据。

李咏平:

关键就是拥有这套单子的人,他必须是合法的人,假设他做这个事情的人本身就是一个犯罪分子,能很难控制他这个事情的发生。

厦门1・22诈骗案也正是因为报关资料落到了环宇公司手里,才瞒过了海关,混过了码头,最终骗走了货物。看来,如何加强对资料的管理,就成为各家贸易公司要解决的首要问题。那么怎么确保单据在流转的各个环节都不会出现差池呢?厦门一家物流公司管理人员认为即使环节多,货主也不该完全放手,起码对自己的货物进行电话跟踪是很容易的。

速传公司:

整个操作过程按正规的货代(公司),他会跟踪放行了没有,装船了没有,甚至自己会到码头去联系,打电话联系,我的货物装船了没有,完全可以在前面很多环节察觉到这些问题的。

而另一个方面,则是要选好自己的合作伙伴。

速传公司:

我们会先做个一般的调查,这个公司的信用,这个公司的背景还有这个公司在社会上的历史,它做了多久,还有它的人员熟不熟悉的问题,在这个行业做的时候,很多还是因为人的信用问题,如果这个公司只是人品有问题可能很多人不会跟他配合。

在诈骗案过去之后,李辉耀所在的公司工作方式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前出口一批货,一般只通过打电话、发传真联系。而现在公司则派李辉耀常驻厦门,每一笔业务,李辉耀都要在现场,守着报关行和码头的工作人员办公。李辉耀相信,吃一堑长一智,只要自己的工作做得细致,类似的诈骗就不会重演。

也许看过这个案件,人们会感叹,环宇公司的诈骗手法并不见得有多高明,只不过是利用了人们的轻信。但恰恰因为这种轻信,被骗者将打开自己保险箱的钥匙拱手相让,交给了诈骗犯。其实,市场交易经过这么多年的摸索,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保障体制,如果发生诈骗,肯定是因为我们忽略了其中某一个环节,导致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对于今天这个案子来说,被忽略的环节就是警惕。其实只要我们在操作时严格按制度办事,诈骗是不应该发生的,因为任对方有千般手段,也跳不出规则的掌控。

[外贸知识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